江苏省淮阴市仗涛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cq-shipu.cn

Homepage | Contact

江苏省淮阴市仗涛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cq-shipu.cn

小贷公司的发展需要一个服务平台

2020-06-14 08:42

所谓资金头寸调剂,也称现金池业务,是指金农受托将小贷公司的闲置资金集中,并拆借给有用资需求小贷公司的业务模式,以银行的现金池业务为依托开展,实时集中。据王健介绍,该现金池相当于一个小贷公司的内部调剂市场,迄今吸纳了江苏全省500余家小贷公司中的300多家加入,已经调剂的资金规模则超过了100个亿。

某小贷业界资深人士侯军(化名)表示,小贷公司的业务模式决定于融资成本,此种资金调剂的模式相当于组织小贷公司的资金卖一个中间价出来,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倘若利率高于15%,小贷公司应该合作意愿不大。

尽管上市可能只是一个愿景,但此种目标的提出也令小贷业界生疑:“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性质的企业?江苏省金融办究竟只是在助推小贷行业的发展,还是同时有其它打算?”本报记者试图就相关问题与江苏省金融办沟通,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复。

“对我们来说,完全依靠自身资金腾挪是很痛苦的,特别是银行借新还旧的过渡,需要提早回收贷款不能再放,此外如果新客户来时已经满贷也很难受,这个模式相当于同业间的 贷款卡 ,小贷公司会有动力参与。”一位小贷公司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然而,就是这样几个旨在反映金农对江苏小贷贡献的数字,却令场下的众多听众感到疑惑。一位外省参会高管发出质疑:“按照行业规律,不同小贷主体的业务和风控模式往往差异很大,难以应用一套系统满足个性需求,再者按照国家现行法规框架,小贷公司的主营业务即是发放贷款,利率水平自然决定整体收益。上述金农抛出的几大 亮点 俨然是对行业的颠覆。”

第三届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年会上,面对一连串质疑,号称集it系统开发、小贷业务创新、行业协会、辅助监管于一身的江苏省金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农”),意外成为瞩目焦点。金农总经理王健做出回应,公司是一家小贷行业平台,成立的初衷是监督并服务江苏省内的小贷公司。而背靠省金融办,围绕小贷行业的生态链,包括建立现金池,金农欲借政府授权扮演“小贷总行”的努力已显山露水。

“按照江苏的规定,区域内小贷公司所有费用加总的年化利率不能超过15%,这样就倒逼小贷公司寻找更多的资金渠道,比如进入这个现金池,再者要放大标的金额,不然基于正常的商业逻辑,15%的年化利率连成本都覆盖不了。”侯军对记者表示。

金农无所不能,这家号称“小贷总行”的神秘机构,幕后的股东背景引起无数揣测。

记者遍查资料,仅从一则招聘启事上获得些许信息,“金农由江苏省再担保公司、国信集团、汇鸿集团等国企投资控股,首期注册资本3280万元,其中国有股份占82%,今后公司注册资本将扩大至6000万元。”

对金农既监督又服务的双重身份,王健并未否认。“金农在江苏是被授权属于垄断性的,我们的服务是分层次的,只有监管评级较好的小贷公司才准许它开办一些创新业务,评级较低的只能做资金贷款,通过这种方式来给优秀的小贷公司提供业务机会,而逼着那些做得不够好、有欠缺的找努力的方向,扶优限劣。”

在业界看来,在目前的行业摸索期,地方政府无疑就是小贷公司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资料显示,金农注册之初是一家it服务公司,之后涉足面向小贷公司提供应付款保函、信托贷款、融资租赁与保险代理、中小企业私募集合债等十余个大类的投融资服务。

“请问王总,你们公司是不是政府办的?因为好像什么都可以办到,万能型的?”

“江苏多数小贷公司年化利率在15%以下,税后利润却达到20%,我们3个董事长很不解,请教这个问题。”

“金农类似于江苏省的小贷协会,是一个国有控股企业,所有的业务都由省金融办授权,他不授权我们不能碰,一个企业拿到政府的特许或者是授权是完全可以的。”对于金农似乎“无所不能”的质疑,王健如此回应。

根据央行此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江苏省凭借465家的小贷公司数目、766多亿元的实收资本规模,以及超过1012亿元的贷款余额,成为了全国小贷行业当仁不让的“一哥”。

王健则坚称,小贷公司通过现金池获取资金的成本与经由其他渠道的融资成本差不多,优势就在于“立等可取”,“金农对小贷公司来讲,有点像他的总行。”

金农最抓人眼球的莫过于“资金调剂业务”,更是令外省的小贷公司望尘莫及。

硬币的另一面,金农筹谋似乎不止于此。这家旨在辅助监管的小贷服务供应商,从设立伊始便提出了上市的目标。那么,这到底是一个市场化运作的商业主体,还是一个监管意志的执行机构?金农又试图在双重角色的扮演中营造一种怎样的发展图景?

作为小贷公司与金融办之间一个排他性的承包商,除了寓监管于服务之中的口号,鲜为人知的是,金农成立之初即背负着上市的使命。在2010年其创立大会的当日,除了审议公司章程、选举产生了首届董事会及监事会之外,江苏省金融办副主任查斌仪亦在发言中表示,金农要以上市公司的标准开展各项工作。

“无论是怎样的股东背景,如果不是政府在操作,这个事情(现金池)基本办不到。”东北某小贷公司经理表示,江苏的魄力确实很大,但其他地区效仿的可能性暂时不大。“因为这个计划肯定酝酿了挺久,其他地方想跟进也得有个过程,何况多数省份连最基本的创新政策都没有,很多地方金融办主观上只求监管上别出问题就好,怎敢奢求他们的步子迈得这么大。”

在王健看来,本省小贷行业的迅猛发展,金农的功劳不容忽略。其在小贷联席年会上表示,仅金农it系统服务这块产生的规模效益,就令江苏全省的小贷公司节省了逾7000万元的投入。另外,江苏省内规定小贷公司的年化利率不得超过15%,但通过金农的业务创新,可以让该省小贷公司的税后利润率达到20%以上。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隽看来,金农的摸索确有积极价值,“小贷公司的发展需要一个服务平台,不管是民营还是国营,这类的金融服务公司有其生存的土壤,也可能有做大做强的冲动,但要把握一个边界,避免过度的行政化。严格意义上讲,监管是授予政府的特权,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交由某家公司代为执行。”

此言非虚。金农在诸多领域的长袖善舞与江苏省小贷公司的经营环境息息相关。仅在2011年,江苏省政府和江苏省金融办就接连印发了多个小额贷款公司文件,内容涵盖资金头寸调剂管理办法、允许小贷公司开展融资性担保业务、控制小贷公司贷款利率水平、加强监管等。

侯军告诉记者,小贷公司属非审慎监管,本就存在一定的灰色地带,此种现金池的做法其实是在小贷公司间集资,不过偷换了概念,属于打擦边球。“金农出发点是想解决小贷公司资金紧缺的问题,且仅面向省内的小贷公司,在监管范围内应该风险可控。但不清楚其工商执照的运营范围,如果授权里没有,能否作为主体来发起这样的业务,上升到国内现行法律法规的层面是值得商榷的。”

截至目前,金农官网仍然处于关闭状态。记者就出资方背景向公司进行求证,但被告知暂不予回应。

江苏省淮阴市仗涛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cq-shipu.cn | © 2016 江苏省淮阴市仗涛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cq-shipu.cn | 网站统计